往期阅读
当前版: 0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奶奶的小院

  □ 仇赤斌

  儿时家里的房子不够住,很长一段时间,我和姐姐、爷爷奶奶同住在一处平房里。

  平房有三大间,面积不小,墙是青砖,有年头了。地坪是泥地,已经被踩得很光滑了,但并不平整,梅雨季节会返潮,湿漉漉的,怎么也干不了,角落里偶尔还会长出蘑菇来。

  老屋朝南,中间一间的后半部分是厨房,有大灶和水缸,屋顶上有个玻璃天窗,天窗使得厨房亮堂了许多,这样白天就不用开灯了。前面是客厅或是堂屋,可惜除了一张八仙桌当饭桌外,没有字画。记得我临摹过一幅关公像,奶奶觉得不错,在墙上挂着,让我高兴了很久。

  门前有个大院子,也是泥地。奶奶种了很多花,比如凤仙花、鸡冠花、太阳花、紫茉莉,都是乡间常见的花,不值钱,但好养。

  鄞州人称凤仙花为满堂红,花开时如火如荼,满堂红艳,煞是好看。凤仙花的籽荚成熟后,只要轻轻一碰,就会弹射出花籽来,像子弹一般。只要把花籽洒落在墙角屋边即可,或者根本就不去管它,来年就能长出新苗来。

  记得凤仙花会长一种豆绿色的虫子,据说是天蛾虫,很大一条,看着很吓人。如果不捉掉这种虫子,就会被啃食掉叶片和花朵,不几天全株就变得光秃秃的了。于是奶奶让我和姐姐去捉虫,我俩忍着恶心,用筷子夹或者剪刀剪,把虫子扔到鸡面前。鸡倒是很喜欢吃这种虫子,吃完一条后就定定地望着我们,翘首以待下一条虫子。女孩子喜欢用凤仙花染指甲,姐姐和她的小姐妹都喜欢。

  鸡冠花玫色或大红色,因为花冠形似公鸡的鸡冠而得名。它的籽藏在花冠中,秋天时用指甲轻轻去拨动,籽就纷纷落在掌心上了。籽黑色,很有光泽,但很小,比凤仙花籽还要小。把籽随意撒在角落里,第二年就会自己长出来,在没有泥土的石缝里都能发芽。煎制花冠可以治疗腹泻,记得奶奶用这个方法治好过我的腹泻。

  太阳花种在一个破脸盆里,奶奶说这种花喜欢太阳,越晒越好,所以把它放在向阳的地方,也不大去浇水。太阳花夏天开花,连绵不断。不久就结果,花籽躲在帽子状的蒴果里,开裂后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粒的花籽,很小,比鸡冠花籽还要轻。捏爆各种花籽,是我愿意干的事情。

  夜开花是一种蒲瓜的名称,是夏日的蔬菜。宁波人把紫茉莉也叫做夜开花,因为它总是在傍晚的时候开花。有人说有香味,我很仔细地闻过,没有香气,就是一个个细细长长的紫红色花瓣,开得很旺。它的花籽很有意思,先是白色,慢慢变成青色,等完全成熟时成了黑色。摘下一颗,花籽圆圆的,外表凹凸不平,像是缩小版的地雷。剥开它外层的表皮,可以看到里面的“肉”,粉状,手指一抿,感觉很细腻。有人说把这种粉擦在脸上,可以美容。

  院子有围墙,忘了是谁在一人多高的围墙上放了点泥土,把仙人掌插在上面。仙人掌居然活了,两年后开花,黄色,在太阳底下明晃晃地耀眼。仙人掌会结果,果子掉落到地上,又能新长一棵出来。这植物的生命力实在是太强了,平时根本不用去浇水和施肥。只是它有细刺,其生长的区域人畜不敢近。

  奶奶在院子里还种了萱草,当作蔬菜来种,为的是吃黄花菜。奶奶每次在清晨时分采摘黄花,趁花还没盛开或是含苞欲放的时候,她说这样摘下的黄花菜好吃。摘下后,奶奶放在竹扁上晒干后备用,多是在过年的时候炖蹄膀吃,炖鸡时也会放一点。奶奶在初一和十五吃素,她做的四喜烤麸里,也会放黄花菜。我奇怪为何不在黄花菜新鲜的时候做菜吃。

  南瓜、丝瓜,院子里也是每年都种。丝瓜和榨菜或咸笋干一起做汤,如果是和鸡蛋一起炒,那是有口福了。南瓜嫩的时候炒菜吃,老了就和缸豆一起炖,也可以做南瓜饼。奶奶做的南瓜饼,蒸熟的居多,若是在油锅里煎一下,又软又糯,还香得要命,是很好的解馋之物。角落里,奶奶种了几种草药,以治疗腹泻的居多。每次我拉肚子,奶奶都会给我熬制,即便放了很多糖,也很苦,但效果还是不错,吃了几次就止泻了。我还记得鸡冠花的苦味,比那种草药要淡一点。

  我从别处挖来一棵从桃核里长出的小桃树,种在院子的西侧。桃苗还很孱弱,我怕大风会吹折了它,在其四周垒了砖块。这样也能做个记号,防止有人进去踩到了它。桃树和我一起慢慢长大,后来每年都开花结果,几年后,结的桃子能超过半斤,很脆很硬,也很甜。奶奶总是说留着最高最大的几个桃子吧,让它慢慢成熟,最后等我爬上树去采摘时,桃子已经发软,适合没了牙齿戴着牙套的奶奶吃。

  如今,老屋和小院早已不在,而奶奶去世也快有二十六年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北仑新区时刊 版权所有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公益
   第04版:瑞岩
追逐诗意的大孩子
开满浪花的夏天
相见欢·七夕清欢
中国情人节
西 瓜 情
奶奶的小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