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期阅读
当前版: 04版 上一版  下一版
上一篇    下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追逐诗意的大孩子

  □ 安武林

  郁旭峰要出第六本儿童诗集,嘱咐我写个序,我毫不犹豫就答应了。答应的原因很简单:他是我的朋友,我了解他这个人和他的作品,更何况,他出版的是儿童诗集,作为同道中人,责无旁贷。

  他出第六本儿童诗集,我是羡慕的。在当下,出版的形势似乎不大乐观,换句话说,是很严峻。就算形势大好,出一本儿童诗集也绝非易事。在如此严峻的形势之下出一本儿童诗集,更值得羡慕和庆贺了。其实,涌上我心头的第一个感觉是,一声惊呼,感叹:旭峰好勤奋呀!一个出第六本儿童诗集的诗人,不能不说他是一个勤奋的诗人。

  在儿童文学作家中,尤其是儿童诗人,做教师的不少,但在小学里做校长的,没有几个。我几次去过他们的学校,这是一所百年名校,也是一个特色学校。这些年旭峰引领着老师们把学校建设得书香馥郁、诗意流淌,学校的荣誉墙上挂满了牌匾,那些荣誉都是货真价实含金量极高的。他也坚持在一线上课,一直给孩子们上诗歌课。如此一来,我对他的人和诗,便格外增加了几分敬意。

  旭峰的诗,大多数是从儿童本位视角出发的。我个人理解的儿童本位,即:童心、童情、童趣。其实,这也是儿童文学最重要的特征。儿童诗是诗歌的一种,除了具备诗歌应有的特点之外,重要的是在一个“童”字上。这是特定的服务对象,以便和成人的诗区别开来。虽然说孩子们读什么诗是孩子阅读的权利,但我一定得告诉孩子们一句话:儿童诗是最贴近儿童心灵的。它用孩子的心灵去感受世界、认识世界、观察世界,表达的是洁净的、纯真的儿童式的情感,给予孩子们的是儿童的情趣。这是一种平视,是一种对等的交流。

  《我是长不大的孩子》是开篇之作,也是诗集的书名,可以想象旭峰是极其推崇这一首儿童诗的。童心、童情、童趣在这首诗歌里得到了几乎完美的体现。我毫不怀疑这是一首极具口语化的儿童诗,而且是极具生活化的儿童诗。诗句干净、洗练、朴素,貌似没有使用任何优雅的修辞,实际上作者巧妙地使用了排比,也可以说反复。诗句朗朗上口,阅读起来很有力量感。这种修辞,几乎是一种经典的叙述模式,在我们的《诗经》中被古人充分地运用了。同样,旭峰的这首诗里,经典的叙述模式被恰当地运用了。尤其是,在口语化的诗歌中,在表现生活场景的口语化诗歌当中,这种经典的叙述模式强化了作者的中心意思。它产生的力量犹如大海的波浪一样,一波一波向我们涌来。它表达了一个儿童(我)的不满和困惑。也可以说表达了主人公的好奇和沮丧。现实和他的理想发生了冲突和矛盾,很显然,他渴望长大,渴望自己左右自己,但他被限制,被否定,被拒绝,当然,这就是大人所谓的爱,或者说宠爱,是爱与被爱的错位。这种现象在现实生活中极其普遍,所以说,旭峰选择的是极其有代表性的两代人之间的冲突。极其细小的生活场景,一个,又一个,然而却包含大大的意蕴。孩子天真的思维方式,向我们活灵活现地展示了一个孩子的心灵世界的激荡。在结尾中,孩子的委屈,不满,抗议,好奇,争辩,倔强,都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出来。

  旭峰是一个对现实具有强烈关怀意识的儿童诗人,也许,这和他的职业有关。责任,使命,担当,忧患,在他的现实主义题材的诗作中有充分的体现。他的《我是长不大的孩子》是一种姿态,统领全部诗作,是他关怀儿童成长的意识的具体表现。有代表性,又有典型性。我们一向对文学中的教育作用持有敌意,或者说我们在强调文学性的时候很容易把文学的教育性忽略。这是极端错误的。我们只不过是排斥那种缺乏文学性的单纯的道德说教的文学作品而已。在这一点上,旭峰秉承的理念与凯斯特纳的理念不谋而合,也许,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那就是:强调儿童的独立性。与一般的儿童诗人相比,他的儿童诗更有校园的气息,和儿童的现实生活关系更密切。这种得天独厚的优势,与他的职业大有关系。比如:《分身术》《不争气的眼泪》《叹息》《我是风筝》《如果》《喜欢》《橡皮》《脑子进水了》《多想美美睡一觉》等等,这些诗作都具有强烈的现实性,是儿童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具体问题,无论是心里的苦闷,还是对现实的不解和困惑,都被诗人敏锐地捕捉到了。诗人用形象化的语言,充满情趣的表达,来展示现实生活中儿童所处的精神状态以及心灵状态。而另一部分诗作,都是他用儿童的视角、用童心的柔软来观察大自然,和大自然进行交流、对话。语言活泼,欢快,形象而又生动。比如《等雨停的时候》《按自己的样子堆个雪人》《静静地听》《小脚丫》《都是风走漏了消息》等等,都属于此类诗作。非常有趣的是,诗人在许多讴歌大自然的诗篇中,有意无意地给诗歌中添加了哲理的成分,正如古人所言的“诗言志”一样,我个人以为,这便是诗歌的教育作用,或者说诗歌中的教育因素。我承认,这是一种循循善诱的方式,他像一个导游一样,给孩子们介绍大自然,介绍社会和人生。不能否认,诗歌是一种对孩子们进行教育的高雅的方式。无论是传播知识,还是介绍人生和社会经验,哪怕是体察自我的情绪与心灵的变化,都是一种令人愉悦的、充满想象和情趣的好方式。

  旭峰对于诗歌,对于他的教育事业,都是虔诚的,勤奋的。正因为这种相互的作用,相互的滋润,才有了诗歌的灵感,才有了丰厚的底蕴,才有了一本本诗集的诞生。

  于他的学生而言,旭峰是老师、校长,但我觉得他更像一个大孩子,始终葆有一颗清澈、纯真、美好的童心。相信他会带着他的学生,在追寻诗意的人生道路上越走越远。

上一篇    下一篇
©北仑新区时刊 版权所有
  
 
     标题导航
   第01版:一版要闻
   第02版:综合
   第03版:公益
   第04版:瑞岩
追逐诗意的大孩子
开满浪花的夏天
相见欢·七夕清欢
中国情人节
西 瓜 情
奶奶的小院